牵手互金平台 天津银行个人消费贷剧增近8倍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记者在梳理了32家A股上市银行以及两家H股上市银行年报数据后发现,去年一些城商行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增长速度迅猛。

  一米可爱  ·  2019-06-17 10:05
牵手互金平台 天津银行个人消费贷剧增近8倍 - beplay体育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梳理了32家A股上市银行以及两家H股上市银行年报数据后发现,去年一些城商行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增长速度迅猛。其中,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增长亮眼,增幅分别达到了127.39%、80.65%、91.22%,而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去年年末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突破千亿元,达到了1575亿元和1056亿元。

但真正引人注目的却是一家以往并不以零售业务见长的城商行,截至去年年末,该行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猛增691亿元,同比增长了785.9%,个人贷款在总贷款余额中的占比提升了22.9个百分点至36.7%,个人消费贷款在个人贷款中的占比由2017年的25.6%快速抬升至73.6%。

这家银行便是在港上市的天津银行(01578.HK),其表示,个人消费贷款的突飞猛进主要是由于该行在2018年调整了资产结构。

个贷利息收入增长121.57% 不良率仅为0.58%

纵观天津银行近5年来的财报,该行自2016年登陆港股市场后,业绩一直不甚理想,在2016年和2017年,该行的营收、净利润连续两年双双下滑,直到2018年,成功实现“逆袭”,营收同比增长了19.7%至121.4亿元,净利润则同比上涨了7.3%至42.30亿元。营收达到历年来最高水平,去年成为该行自上市以来营收、净利增速最快的一年,那么天津银行如何在经历两年的低迷徘徊后,再度迎来业绩的高速增长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天津银行业绩重返增长,个人消费贷款的井喷式增长功不可没。

天津银行将个人贷款划分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消费贷款、个人经营类贷款及信用卡透支四类,2018年末,分别占个人贷款总额的21.6%、73.6%、4.2%及0.6%。其中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的占比从2017年末的25.6%快速攀升至去年年末的73.6%,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增长了785.9%。

从天津银行具体的收入结构来分析,该行营收的增减走势与占到该行营收八成以上的利息净收入息息相关。由于天津银行在2018年年初之时采用了新的会计准则(IFRS 9),为了方便与往年数据对比,以旧的会计准则(IAS 39)来计算,2018年该行的净利息收入为104.99亿元,较2017年同口径的数据增长了25%,这也是该行自上市以来利息净收入首次实现同比净增长。

把利息收入再细分到客户贷款和垫款产生的利息收入来看,天津银行去年客户贷款和垫款的利息收入同比增长了29.02%。该行表示,这一收入的增长主要是因为通过对资产结构调整,使得贷款的平均利率实现同比提升。值得注意的是,天津银行客户贷款及垫款的平均收益率由2017年末的4.83%增加了72个基点至2018年末的5.55%。

记者注意到,近两年来,天津银行个人贷款的利息收入增长迅猛,增速在2018年达到了121.57%,明显快于对公贷款的利息收入增速,个人贷款利息收入对于总的贷款及垫款利息收入的贡献率也在不断走高。

从具体的盈利指标来看,在2018年以前,天津银行的净利差和净息差整体上处于下滑通道,但是到了去年,该行的净利差、净息差双双走高,分别上涨了0.42和0.34个百分点。天津银行表示,净利差与净息差的走阔与该行加强定价管理以及调整资产负债结构有关。

这里所谓的“调整资产结构”指的是,在资产端方面,首先,天津银行在去年大幅压缩了存放同业、拆出资金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其次,加大信贷资金发放,该行去年客户贷款及垫款余额同比增长14.6%,零售业务贷款及垫款余额增长208.4%。在负债端方面,天津银行去年大幅压缩了卖出回购金融资产和同业及其他机构存放款项。

在天津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迅猛增长的同时,其贷款的资产质量也保持了相对的平稳,天津银行去年年末的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仅为0.17%,同比下降了0.7个百分点。远远低于该行个人贷款不良率和银行整体的不良率,甚至低于住房按揭贷款的不良率(0.2%)。

2018年末,天津银行个人贷款的不良贷款余额小幅增加9.02%至6.14亿元,但不良贷款率却下降了1.06个百分点至0.58%。该行表示,不良个人贷款余额增加主要是由于若干个人客户还款能力减弱,不良贷款率下降主要是由于个人贷款业务增长较快。

去年与多家金融科技beplay合作

像许多传统的中小银行一样,零售业务并不是天津银行的长项,其零售端业务一直乏善可陈。2017年,该行个人银行业务的营收为17.57亿元,对于总营收的贡献率为17.3%。

2017年末和2016年末,天津银行个人贷款余额分别为343.79亿元和285.15亿元,占其客户贷款总额的13.8%和13.3%。这一比例在2018年快速上升至36.7%,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也增长了785.9%,这让人不禁疑惑天津银行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实现个人消费贷款如此大的增量?

记者从天津银行官网了解到,该行目前有两款个人消费贷款产品。除此之外,天津银行还提供个人消费贷款存抵贷业务。是该行为个人消费贷款业务的客户提供的,将贷款还款账户与贷款账户相关联的综合金融服务。

记者注意到,这些产品上线时间并不短,天津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在2016年末和2017年末分别为102.2亿元和87.93亿元,相较于一些零售业务基础好的城商行,这一成绩并不算突出。显然,通过自身产品向用户放贷很难在短时间内有质的飞跃,那么天津银行个人消费贷款暴增背后的秘诀是什么呢?

答案很有可能是“助贷”业务的发展,所谓“助贷”,是指助贷机构利用自身掌握的获客、风控及贷后管理优势,向资金方(包括网贷、消费金融beplay、小贷、银行、信托等)推荐借款人,并获取相关服务费的业务。

记者了解到,在2018年,天津银行先后和新网银行、蚂蚁金服、苏宁金服、百信银行、度小满金融等一众金融科技beplay或者民营银行达成战略合作,比如,天津银行为度小满金融提供200亿元的授信额度支持,其中100亿元定向用于教育分期等场景消费金融。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告诉记者:“2018年是助贷业务的黄金年份,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流量巨头纷纷向持牌机构开放流量,持牌机构只要有资金,不愁找不到借款人,所以,只要银行追求规模且资金雄厚,业务上量不成问题。”

在过去两年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个人消费贷款增长迅猛的城商行与互联网金融科技beplay达成战略合作,比如南京银行与度小满金融在2018年达成战略合作,南京银行为度小满金融提供三年100亿元授信额度,双方将分别在金融科技、普惠金融、消费金融等方面展开合作。

今年登陆A股市场的城商行——西安银行在其招股书中披露,2017年该行个人消费贷款大幅上升的原因是“与优质大型互联网beplay合作开展小额线上消费贷款业务”,西安银行还表示该行“与蚂蚁金服合作开展支付宝“借呗”线上贷款业务,受益人数近100万人”。

银行助贷合作业务或面临强监管

助贷业务对于银行而言可以借助互联网平台流量及场景优势,拓宽零售客户来源,助力银行零售业务转型。不过,今年以来,针对银行助贷的监管却有收紧的趋势。

今年1月,浙江银保监局向各银保监分局、杭州银行、各城市商业银行杭州分行下发了《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明确要求辖区内城商行与民营银行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要立足当地不跨区域,不能异化为单纯的放贷资金提供方等。

其实早在2017年末,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有明确的表达:“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通知》还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而且“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看来,与互联网平台合作,以助贷和联合贷款的方式快速做大消费贷款规模,成为不少城商行零售转型的重要依仗。但是随后其助贷模式出现了异化,不少城商行对获客和风控一概不管,只在放款环节时向借款人提供资金,赚一些快钱,个人消费贷款的规模上去了,风控能力、获客能力、运营能力却退化了,规模越大,风险隐患越大。

对于监管为何强调辖内城商行、民营银行开展互联网联合贷款业务,应坚守“立足当地、服务当地、不跨区域的定位”,薛洪言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助贷的盛行,加速了金融欠发达地区的资金外流,不利于区域性银行支持区域发展,会加大区域间金融发展的不平衡性,因此引起了监管的关注。”

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金融服务合伙人许旭明则告诉记者,对于银行而言,开展助贷业务一定要建立自身核心的风控能力,不能依赖于第三方,在风控技术和人才方面都要有相应的配套。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beplay体育,并不代表beplay体育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